一起合租的那个女孩【转】 文学

admin 2月前 36

阿文曾是我的室友,五年前我们大学刚毕业,什么都很懵懂的样子,青涩又真诚。

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没有地方落脚,只好通过中介找房子,于是我们就这么遇见了,一看对方都是女生,当即一合计两人便合租了那一间小小的房子。

那是一间位于靠近市中心某小区楼顶的房间,准确的说应该算是违建,房间也就十五平方左右,四面墙都是用铁皮钉成的,隔了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出来,屋子里放一张双人床,一张小桌子,一个小的布衣柜,行李箱和鞋子只能放床下,从门到卫生间只留下一个极小的通道。

出了门就是露天楼顶洗衣服的地方,搭了个小棚子,下面放了两台公用洗衣机。房间的窗户我们从来都不开的,进了屋子就得反锁上门,因为外面就是过道,楼下的租客会在每天下班之后上来洗衣服收衣服什么的很不方便。

还好我们两个女生作伴,安全方面有了些许的保障,当时我们就是这么想的。如果现在再让我回去住那样的房间,我一定会觉得自己脑子“瓦塔”了,就算是房租500块也不行,多便宜都不行。

然而在当时的我们看来,真是被我们捡到便宜了,两个人500块,一个人才250块一个月呢。

阿文是一个很勤快也能吃苦的人,那个小小的房间被她收拾得干净整洁,虽然仍是经常有蟑螂光顾,但因为有她在,回忆起那段时光,总还是温馨有趣的。

她会毫不犹豫得脱下拖鞋,手握拖鞋瞄准了就将蟑螂一击毙命,我则缩在床上朝她竖起大拇指。我实在是没想到看起来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竟然体内蕴藏了这么威猛的力量。

后来我们进了同一家外贸公司,这家外贸公司底薪3000块,提成另算,关键应届毕业生也不受排斥,且进了公司有师傅手把手教。

阿文和我并不在同一个部门,所以我们只是每天一起去上班,一起下班回家。因为还在实习期,住得又离公司很远,所以每天都得早早起床,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晚上加班到八九点是常事,赶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

如果没有阿文,我想我一个人应该是坚持不下来最开始那三个月的。好在新人的努力师傅都看在眼里,我们先后被转了正,真正地开始了各自的外贸职业生涯。

我们开始在公司附近找房子租,条件比之前的铁皮房好了不少,三十平方带独立卫生间,有空调,环境舒适,还宽敞了不少,我们都很满意。

搬家完收拾好新屋子,我躺在床上问阿文:“你觉得自己还会想念那个铁皮房间吗?”

“会啊,我肯定不会再住到那样的房间了,夏天像被蒸在铁锅里慢慢熬,冬天暴风雨来临时整个屋子都在风雨里飘摇,连睡觉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暴风雨刮走,我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了。”

说这话时,她正在用抹布擦我们从楼下超市买回来的一张折叠桌子。

一头乌黑的长发用头绳高高地束起,露出欣长的脖颈,线条柔和的侧脸,转过头冲我一笑,逆光下她的轮廓被笼罩上一层浅浅的淡金色的光芒,那一个刹那,我觉得她美极了。

尽管她不施粉黛,只穿着普通的白色短袖短裤,我仍是觉得她很美。

很快,她的美便被更多的人知晓,或许从她一开始进公司,便有人觉察到她的美了,只是我还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是我们部门的一个同事有一天突然走到我的办公桌旁边,神神秘秘地跟我打听阿文,问我她有没有男朋友,过几天又有人跟我问起她,我才知道她是如此受欢迎。

后来我问她:“公司里那么多男生对你有意思的,你都没有看上的吗?”

她正伏在桌子上画一张素描,头也不回地淡淡说道:“哪里是有意思,只是好奇罢了,他们也没有怎么样啊,看上什么,一天天的我忙都忙死了,哪里有时间看谁。”

我心想,这眼光是有点高吧,便没再问她。

02

转正后的工作虽说得心应手了一些,但仍有很多挑战,有时我们加班的时间点不一样,所以也不能一起回家了,她大多时候是比我还晚下班,等她回来时,我多半是已经洗漱好了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剧。

有时候我不能理解,她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努力,这是不要我们这些长得丑的活命了吗?当然自尊心让我默默咽下了这句话,只能独自叹了口气,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后来和她相处久了,更加熟悉了之后,我才知道,她的家境并不好,父母的血汗钱都用来供她读书了,所以她必须竭尽全力去工作,去赚钱。我才知道,她妈妈腰椎间盘突出,常年需要吃药,不能干重活。我才知道,她每个月发了工资只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其他的都打给了她爸爸,所以每次我拉她逛街的时候她大多是只逛不买,如果有看上的就回去上某宝淘便宜的。

原来是这样。我不再觉得她是仗着自己好看,就漠视喜欢她的那些男生,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在她看来,赚钱才是第一要务,感情的事情就随缘吧。

我以为总有一天她会发现某一个喜欢她的男生她也正好喜欢他,直到有一次她出差回来告诉我一件事,我才了解到也许成年人的喜欢并没有那么纯粹。

03

那天阿文出差要去义乌某一家工厂谈合同,出发前她联系了厂里的负责人到时过来接她。

很快负责人将她接去了厂里,在办公室见到了老板。老板姓陈,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因为保养得宜,穿着讲究,看起来倒不显老,甚至有些稳重大气的成熟男人的魅力。

阿文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谈起事情来却是有条有理,逻辑情绪都到位,他们自是相谈甚欢,再加上陈老板和她是老乡,看向她的眼光里更是多了一分喜欢。

“阿文,你年纪轻轻的,谈吐和气质却是不凡呐,考虑来我这里工作吗?我可以开出更好的薪资待遇......”

陈老板给阿文倒了一杯茶,欣赏地看着她。

阿文连忙扶好茶杯接过来,微微笑着说道:“陈老板真是太看得起我了,能来贵司工作自然是我的荣幸,只是这换工作也不是一两句话的事情,交接工作啊换房子什么的也麻烦费时间的,咱们也不急于这一时嘛,来日方长,还是要先谢谢陈老板看得起......”

正婉拒着,没想到老板娘施施然走进来了,"听说来了个很漂亮的业务员啊,我就忍不住想来看看,哎呀,真是好看的呢,小姑娘哪里人啊?"

“老乡,这小姑娘是真不错,刚才我还在说让她到我们厂里来上班呢,一样的做业务。”

陈老板见老板娘进来,侧了侧身子,靠在沙发上,整个人似乎松弛了下来,拿起茶杯泯了一口。

“老板娘你好啊,老板娘你这皮肤真不错。”

“都半老徐娘了哪里好哦?”

“哪里的话,分明看起来比我也大不了多少,我这出差也见过不少老板娘,属你的皮肤是最好的了。”

......

一场场面话下来,阿文也不轻松,还好不一会就到了饭点,陈老板提议去饭店吃饭去,阿文倒也不客气,谢过陈老板便跟着上了车,义乌车站已经没车了,只能第二天回去。

一起去的还有两个别的公司去看货的业务员,一个大圆桌上除了她,其他的都是男人。

尽管阿文说她不能喝酒,却还是免不了被动喝了一些。还好红酒和啤酒她还是能喝一点的。

过了一会儿,阿文借口上卫生间出去了,解决完体内一些被转化的酒水,阿文觉得顿时轻松了些,在洗手池接了水泼了泼脸,又用短短的指甲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感觉清醒了不少之后,这才擦干脸上的水渍,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继续回到餐桌上坐下。

饭后陈老板提议去KTV,阿文推辞了。在出酒店的电梯里,一个男人在她耳边悄声说:“一会儿别去了。”

阿文诧异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原来是某办事处的业务员。

出了饭店门,阿文便说要去找酒店要回去休息了,但是陈老板说已经替她定好酒店了,一起去唱歌,然后再送她回酒店。阿文实在推脱不了,便朝对面的那个业务员眨了眨眼睛求救。

“要不就算了吧,让她回酒店休息吧,一个女孩子晚上也不方便。”他解围道。

“没事的,一会儿我开车送她去酒店。”陈老板坚持要让阿文一起去,阿文只好硬着头皮同意了。

04

到了KTV后,点了些水果小吃酒类,三个男人便开始点歌的点歌,喝酒的喝酒,中途陈老板还叫来了另外几个男人,依次跟阿文介绍是某某厂做某类产品的,然后便是相互寒暄。

阿文觉得自己喝得有些醉了,拼命地保持着清醒。陈老板凑过来问阿文会玩游戏吗,阿文说不会。

“我教你啊,教你个最简单的,'几个六'吧,这个最简单。”

陈老板兴致勃勃地开始讲解,输了的喝一杯......

阿文搞不清状况,连喝了好几杯,那个业务员见状远远地朝她使眼色:别喝了。阿文隔空朝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继续玩了一会借口去旁边的卫生间呆了一会。

出来之后,发现那个业务员正在卫生间门口。

“你还好吗?不是让你别喝了吗?”他担心地问她。

“还行吧,这不是没法拒绝吗?”她给了他一个无奈又嘲讽的微笑。

“阿文,快过来继续玩啊。”

陈老板在不远处吆喝,朝她招手。

“好的,一会儿啊,我点个歌。”

阿文点了几首邓丽君的歌,置了顶。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悠扬空灵的歌声在整个房间里萦绕,刚才还在行酒令游戏谈笑的人刹那间都停下了动作,静静地听着这歌声。阿文的声音干净清脆,总会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像是在人干涸的心里下了场清透的雨。

“好听好听,再来一首,再来一首……”房间里几个人不约而同地说。

阿文笑笑,说好。其他人又都恢复了游戏状,角落里只有一个人在默默地听她唱歌。

......

终于熬到了快十一点钟,大家这才作鸟兽散。往外走时,那个业务员凑过来加了阿文的微信,跟她耳语道:“到酒店了跟我说一声。”

05

陈老板开车送阿文到了酒店,送到房间门口,跟陈老板道谢后关上门,反锁好,又插上了门后的链条锁,这才转身走过去放好包,躺在床上。这个房间比她租的那个小房间大了几倍,连床都能睡下四五个她了。

“总算可以洗洗睡了。”她给他发了条微信。

“好,休息吧,也不早了,有事打我电话,晚安。”

“好,晚安。”

洗漱好之后,阿文关了灯躺在床上,因为酒劲的原因,白天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又松弛不下来,总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是听见门口“咔哒”一声,然后又没了声音。

阿文挣扎着起身开了灯,看见房间门缝处的链条锁还在,顿时松了一口气,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又返回去躺下了。

一夜无梦。

后来我看到网上一篇文章,写的是酒店的某些人用万能房卡刷开房门,进去迷奸女性,便转发给了阿文,阿文这才跟我说起义乌出差的时候夜里好像听到房门“咔嚓”的声音像是被开了门这件事情。

“还好你当时还用链条锁了,还好你没事。”

“是啊,想起来有点后怕呢。那晚是谁开的门呢?不会是陈老板返回来......?应该不会吧......”

“别管是不是他了,你没事就好。那你跟那个业务员呢?后来怎么样了?”

阿文低着头,陷入了短暂地沉思,好一会才回我:“没事。”明显感觉到她并不是很开心。

后来他确实追过阿文,往公司送国外空运过来几千块一束的鲜花,阿文放在公司里,整间办公室的人都被熏得发慌,阿文也说确实是太香太香了,好像是厄瓜多尔玫瑰吧。

他们在微信上聊得很好,于是便约着出门旅行,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去远的地方,便去了离得近的古镇。

他开几个小时的车来接她,再开去古镇,一路上他们聊了很多,很是合拍,行程饭店酒店都是他定好了的,她只负责跟着他走就行,享受着他的体贴照顾。

晚上他们住一个标间,当然什么也没发生,她更是觉得他似乎不错。

然而后面阿文业务做得更好了,工作也更加忙起来,他也是,两个人总是约不上时间见面,后来便没有后来了。

阿文也没再给他发微信,虽然觉得他不错,但是毕竟他们是有差距的,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不在乎年龄,甚至离过婚都没问题,她在乎的是他太忙了,而且似乎太有钱了。这样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也许对于他来说她只是一场猎艳,失去兴趣了便不再过问,也许他只是太忙没有时间,不管原因是哪一种,她都不接受。

“钱我能自己赚,富贵可能有点难,但总不至于吃不上饭,我想要的是情真意切的陪伴,显然他不能陪伴我。”

阿文躺在床上拿着一本书,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认真在看,但我能感觉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无奈和遗憾。

06

两年后我跳槽去了别的公司,新岗位的工作一开始让我有些吃力,跟阿文的联系越来越少,她的消息在朋友圈也鲜少更新,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一条她的微信消息——一张电子请柬,她要结婚了!

轻缓舒适的音乐下,新娘新郎的照片在眼前一帧帧闪过,我从没看到过笑得那么灿烂那么美丽的阿文,洁白的婚纱下她美丽得像一个天使,全然不似她深夜里躲在被子里努力压低声音哭泣的样子。

新郎帅气地站在她身旁,一脸宠溺地看着她,一瞬间我竟觉得有些感动。那么努力生活的她,值得所有美好的。

或许成年人的爱情并没有那么纯粹,但你总会收获到专属于你的幸福。

或许上天在拿走你一些东西的时候,也会悄悄给你另外一些东西。不必惶惶不安,也不必黯然悲泣,大步朝前走,便会遇见美好。

最新回复 (0)
返回